济南报道,7月30日,青岛港集团大港分公司49号泊位靠泊一艘满载1.2万吨进口氧化铝的“新苏2”轮。 这意味着该公司在受到德政系骗贷丑闻影响后,重启了外贸进口氧化铝处理业务。 “由于德政部门欺诈贷款案的不利影响,躺在枪口上的青岛港作为受害人遭受了一定程度的名誉损失。” 据青岛港集团介绍,随着案情逐渐明朗,包括质押立场在内的事实浮出水面,公章为私自伪造,与中信资源不存在合同关系,集团外贸进口氧化铝业务基本回归 普通的。 然而,始于6月初的青岛港融资骗贷风波仍未平息。 青岛港(06198.HK)7月28日晚在港交所公告,公司及其母公司青岛港集团收到中信资源(01205.HK),要求取回存放在青岛保税仓库的货物, 如果无法交付,则必须支付1.08亿美元的赔偿金。 此案将于九月初开庭审理。 另一个“坏消息”是,包括高盛在内的许多外国公司已经开始进入中国仓储市场。 瑞金融分析师刘江源7月31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加剧了中国市场新进入者和老牌企业之间的竞争。” 中信资源索赔数亿美元等与青岛港相关融资诈骗的法律诉讼案则不同。 这一次,中信资源的诉讼标的不是德诚矿业。 青岛港公告显示,根据诉讼文件,原告中信资源子公司中信澳大利亚资源贸易有限公司因青岛港相关方未交付,已向青岛海事法院提起诉讼。 向中信提供223,270吨砂冶金级氧化铝和5,004吨电解材料。 铜,导致中信因无法处置标的货物而遭受严重损失。 中信资源请求法院确认其对目前存放在大港分公司青岛保税仓库的货物具有合法所有权,并责令青岛港相关方将目标货物交付给中信。 人民币,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费用。 “标的货物以第三方货运代理青岛宏图物流有限公司的名义存放于集团大港分公司,已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扣押,公安机关已依法予以扣押。 机关也对青岛宏图进行了调查。” 青岛港国际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与中信“不存在合同关系”,管理层初步评估认为“法律诉讼缺乏充分理由”,公司将积极抗辩上述诉求。 早在6月初,青岛港国际董事长郑明辉就表示,“船东与代理人均为公司的独立第三方,公司并非船东与代理人之间协议的一方。除 装卸及仓储服务,本集团目前未向代理提供其他服务,本集团对涉案金属产品不享有任何权益。” 据记者了解,青岛海事法院已确认,将于9月9日9时30分开庭审理一审。 然而,最终,青岛港是否会承担赔偿责任仍是未知数。 8月1日,有消息称,青岛港认为此案可能不实,已向青岛海事法院申请中止审理此案。 青岛港可能承担连带责任 “此次事件的最大责任方显然是第三方货运代理青岛宏图物流。”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丁娟告诉记者,由于中信资源与第三方货运代理签订了合同,但青岛港并未直接与其签订合同,因此中信资源理论上应该直接起诉 第三方货运代理。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合同的效力只适用于合同双方。 中信资源与青岛港不存在直接合同关系,无追索权。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青岛宏图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4月,注册资本200万元。 企业法人为青岛恒通进出口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旭军,分别出资195万元和5万元。 .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宏图物流有限公司隶属于德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氧化铝等有色金属的港口代理业务。 不过,丁娟也表示,青岛港最终是否需要承担责任,还需要通过证据来决定。 “虽然法律规定没有表明青岛港与中信资源之间存在直接的合同责任关系,但法院最终确定谁应承担后果,主要是通过证据来确定责任方在此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或过错 ,以及是否存在故意等,确定是否追究其民事责任等。” 丁娟表示,青岛港作为仓储企业和第三方监管公司,曾确认有监管责任,或内部监管存在漏洞,即使发现与第三方货代有关。 串通造成船东遭受损失,青岛港可能承担连带责任,并可能赔偿部分相关损失。 青岛港融资诈骗事件远不止于此,“行业竞争白热化。”最新消息是,2018年收购的大型仓储公司高盛2010麦德龙国贸拟建仓 在上海等中国保税区。“西方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正在寻找现有仓储机构的替代方案 消息人士称,高盛集团金属仓储业务首次进入中国市场,加剧了中国市场新进入者与老牌企业之间的竞争。 知情人士说,这一丑闻动摇了银行和贸易商对西方金属仓储公司的信心,因为西方从业者不得不依靠中国当地的代理机构来监督仓储业务,许多公司正在考虑放弃中国的代理机构,在国内设立自己的机构。 直接监管仓储的机构。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贱金属生产国和消费国,拥有数十亿美元的商品仓储业务。” 刘江源表示,未来的竞争将是残酷的。 一个佐证是的,Steinweg 正在考虑扩大其在中国的业务,在青岛、上海和其他地方租用更多的仓库。 世天威总部位于荷兰鹿特丹,已有167年的历史。 施天威的做法不同于业内其他竞争对手,通过经营和控制自己的仓库,在蓬勃发展的中国市场中抢占了一席之地。 该公司租赁仓库,通常位于港口自由贸易区,并有自己的员工管理库存。 自丑闻爆发以来,已有超过 100,000 吨铜从竞争对手的仓库转移到石天威管理的仓库。 这相当于上海保税仓库估计的铜库存的五分之一左右,几乎等于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全球铜库存总量。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高盛旗下麦德龙决定进入中国,很可能会效仿时天威的商业模式,运营和控制自己的仓库。 就目前而言,施天威的模式似乎正在取得成效,令人担忧的银行和贸易商向仓库经营者施压,以证明库存不能与其他客户的金属混淆。 综合多方消息,包括CWT Ltd旗下的CWT Commodities、Pacorini Metals、Impala、摩根大通(JPMorgan)亨利巴斯和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部分拥有的新加坡公司GKE Corp也停止使用 当地企业已招聘员工来管理仓库,或正在考虑这样做。 “青岛港的欺诈贷款事件极大地改变了仓储业务的性质,使用第三方已不再是可行的模式,”刘江源说。